大卫·戈德伯格生平:硅谷的灵魂和心脏

一个男人愿意在幕后支持自己的明星妻子需要有非常强大的自信,但戈德伯格并不这样看待这一问题。实际上,他和妻子一直共同前进。我常常会就这一问题和他开玩笑。他会感到好笑,但他也为自己的妻子感到自豪。

或许“Mensch”一词最能形容戈德伯格。在意第绪语中,这用来形容正直的人,以及值得尊重及效仿的人。

在 短暂的一生中,戈德伯格确实是个大忙人。他曾多次创业成功,并吸引了许多人的关注。他来自明尼苏达,在哈佛大学求学(在那里他认识了桑德伯格),随后前往 了洛杉矶。他是Capitol Records的营销战略和新业务发展主管,并于90年代中期与他人共同创立了在线音乐服务Launch。

我很喜欢这家公司,因为在一个混乱而落后的行业中,Survey Monkey所做的工作是合理的。而最重要的是,我喜欢与戈德伯格共度时光,而他总是有时间去谈谈各种问题。

戈德伯格经常会谈到自己妻子取得的最新成绩,尤其是关于多样性这一重要问题。他很清楚地理解到,多样性和公平性在各个领域都非常重要,并且使所有人都变得更强大。

就是这样。因此,当我今天上午听说这一令人震惊的消息时,这就是我的唯一反应:这不是真的。

我一直很喜欢与戈德伯格交流,因为很少有人像他一样,愿意花时间以最直接的方式解释自己正在做什么。随着互联网行业的泡沫越来越明显,许多公司变得越来越浮躁,但戈德伯格总是实事求是、非常可靠。

首先,他是自己妻子,即Facebook首 席运营官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的坚定支持者。毫无疑问,关于职场女性的地位,以及女性如何平衡家庭和生活,桑德伯格已成为全球偶像,并著有畅销书《向前一步》。桑德 伯格有时会谈到,丈夫帮她解决了很大一部分个人挑战,并在孩子父母和伙伴之间做到了很好的平衡。

我 已经不记得当天我们谈论了什么。但我知道,花这些时间是值得的。实际上,过去一周,我和戈德伯格曾通过电话,就他的工作、我的工作,以及当前科技行业的许 多新闻交换看法。作为《华盛顿邮报》的董事会成员,他热爱媒体,对于媒体行业的发展有着非常聪明的观察。我很信赖他的建议。

人们给予了戈德伯格很多赞美(实际上大部分人称他为戈尔蒂),这些形容词包括友善、谦虚、聪明、有趣、睿智。我可以告诉你,这样的赞美完全配得上戈德伯格,而戈德伯格在硅谷生态系统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为何会是这样?

不是真的!关于硅谷企业家大卫·戈德伯格(David Goldberg)的意外离世,这或许是人们唯一的反应。这条消息令许多人感到震惊,美国媒体周日对此进行了大量报道,而许多人在Twitter上表达了哀悼。

2009年时,我对他进行了采访,当时他刚刚接手Survey Monkey。

他总是真诚而不尖刻,带来希望而不蓄意欺骗。对任何见证了互联网及相关公司发展的人士来说,这样的情况不多见。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很谦虚。即使在竞争中胜过了对手,他也表现得非常和善。

他的投资,以及对Survey Monkey的发展也是如此。Survey Monkey是一家调查软件公司,近期估值已达到20亿美元。无论从哪一角度来看,这都不是一家耀眼的创业公司。尽管戈德伯格有许多机会去从事更耀眼的工作,但他专注于变革一个需要变革的行业。

当时,在报道新兴数字技术时,我就已经与戈德伯格结识。戈德伯格是网络内容领域的先驱。关于用户如何从传统媒体转向数字媒体,他是许多概念的最早提出者。而当时许多人还不知道数字媒体为何物。

他总是非常热情,我曾邀请他前往Redwood City的Gourmet Haus Staudt啤酒花园。在这家酒吧里,苹果一名工程师曾经丢失了iPhone 4的原型机。我想不到有其他人更适合一同前往这里。

在认识的多年时间里,我们已成为了好友。在我报道过的人物中,这样的情况并不多。


戈德伯格正是硅谷需要的领袖,他的潜移默化使硅谷的社区和人们变得更好。我们常常未能去做正确的事,因此戈德伯格这种行事方式令人尊敬的偶像非常重要,同时也非常稀缺。

他 的两名孩子也是如此。对于孩子,戈德伯格给予了大量的关爱。直到今天,我还能回忆起,在桑德伯格参加硅谷女性的一次活动之前,戈德伯格坐在厨房里,陪伴两 名孩子做作业。实际上,我并没有足够的耐心陪自己的两个儿子做作业,而戈德伯格则非常冷静,给孩子带来了许多帮助。同时,他并不会以硅谷的方式给孩子们太 大的压力。当时,我确实发现需要调节自己的态度和时间表,因为戈德伯格工作非常繁忙,但看起来并非如此,而表现给孩子的情况也非如此。

大卫·戈德伯格.jpg

他的一名竞争对手这样对我说:“他的取胜过程没有耀武扬威或欺骗,但他总是获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