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今日上台:硅谷科技业和中国如何应对?

科盲特朗普的“美国再伟大”之梦

特朗普的竞选口号是“让美国再伟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而他实现这个目标的一个关键字是“回归”(“Repatriation”),其中包括制造业回归、服务业回归以及资金回归等方面。他向美国“锈带”(锈带,亦被称为制造带,特指美国中西部等地区)各州传统产业工人所推销的“美国梦”,貌似是让美国“复兴”到40年前全球化刚开始的时候。当时,美国的高中生即可胜任的产业工人们,工资高、工作体面。而全球化的浪潮把这些工作外包给了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他扬言要对中国产品进口美国施加高达45%的惩罚性关税。

特朗普总统以反建制态度当选,凸显出与前任总统很不好的政策连续性,未曾登位已经让友邦惊诧连连。然而,他带给世界的冲击才刚刚开始。面对特朗普的未来政策组合,中国科技产业即将面对的挑战和机会是什么呢?

在这种假设下,如果富士康把一半产能(销售美州的产能)搬去美国,那么富士康在中国至少要减员五十万,而在美国则可以雇佣十五万人。相关零部件公司在中国的减员以及在美国的增员也基本是这个数量级。

当选美国总统后,特朗普常用公开发推(Twitter)和私下打电话相结合的方式,积极主动地干预一些公司在外国设厂的计划。2017年1月初,他发推以增加关税为警告、阻止通用汽车和丰田汽车等在墨西哥建厂的计划。这些举动实质上在逆转自克林顿总统时代签署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1994年开始实施)。

无论如何,在过去几十年全球化浪潮中,资本家们一波又一波在全球追逐最便宜人力和自然资源的游戏已经结束了。未来充满不确定性,也充满无数的想象和创新空间。可以确定的是,在制造业回归美国的道路上,将涌现大量痛苦的失业者。

另外,人工智能/机器人的全面推行,也会让美国本土的制造业进一步减员、提升效率。例如无人驾驶车的逐步推出将使得大量出租车和卡车司机失业。制造业本土化和智能化这两股力量的反向作用,使得预测将来美国工作岗位总数增减难度变大。从大势来看,完成今天同样的工作量,所需要的人力终将越来越少了,除非有崭新的行业诞生。

►富士康的机器人技术。来源:foxconn.com.cn

►苹果总部。来源:Joe Ravi

如果是这样,富士康在美国制造就有竞争力了。尽管中国的人工成本仍然比美国便宜,但美国在企业税、物流、土地、能源等方面的成本优势,再加上关税因素,美国制造的综合成本甚至可能低于中国。

制造业回归美国的路上失业者遍地

在奥巴马政府时期,高科技移民名额方面还算配合,但其他两点并不尽如人意。而在特朗普政府时期,估计会提供一个海外资金回归美国的减税窗口,企业的整体税赋也可能下降,这都是利好。但特朗普政府对高科技移民名额以及对科技研发将有什么样的限制,情况尚未清楚,且并不乐观。

特朗普今日上台:硅谷科技业和中国如何应对?

当然,中国仍然有很多空间化挑战为机会。首先应该做的是为企业减税减费,中国企业的税费实在太重了,已经成为它们发展的枷锁,也削弱了中国企业的国际竞争力。二来可以加快服务业扩容速度,以此吸收制造业和农业释放出来的劳力。三来需要用最新的科技元素、将现有存量巨大的制造业转型升级。这是一轮技术创新长波,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中国需要设立专门机构研究先进制造体系的方方面面、并培养相关中高级人才,也需要投入很多资金扶持这波转型升级。

特朗普今日上台:硅谷科技业和中国如何应对?

到目前为止,特朗普团队虽然没有展示完整的“科技政策”,但影响未来科技和相关产业发展的政策偏好已有很多。除了贸易和全球化方面的诸多言行之外,他还提出了较为激进的企业减税计划;明确表态不支持美国参加“巴黎气候协议”;扬言要推翻奥巴马的“全民医疗计划”;认为移民抢了美国人的工作, 并多次表达了对机器人/人工智能抢人工作的顾虑……

另外,企业理念应该从“为世界制造”转化为“为中国创造”,更为贴近国人自己的需求,精益深耕国内市场,同时高效使用有限的资源。在中国市场上出类拔萃的产品,也将占领世界市场。当然,中国的资本家们也可以像福耀玻璃的曹老板那样,绕过贸易壁垒,去美国开厂赚钱。

硅谷科技业的未来忧喜参半

原则上来说,笔者认为美国制造业的高科技部分回归是可行的,但不会完全按特朗普的思路去实现。制造业回归美国必须依赖一组关键技术,就是特朗普不喜欢的人工智能/机器人。下面以苹果/富士康的未来发展做些分析和预测。

可以想象,未来几年硅谷的难题一定不少。长久以来,硅谷的科技人尽量远离政治,他们对华盛顿的核心诉求主要就三点:其一,政府少对企业的科技研发方向限制,让企业自主决定;其二,政府多给一些高科技移民的名额(H1-B签证),这样硅谷可以从世界各地招收最优秀的员工;还有,高科技企业全球销售在海外赚了很多钱,希望政府给一个减税窗口,把海外存款拿回美国。

在这次美国大选中,硅谷的高科技人从来没有掩饰他们不喜欢特朗普的态度。高调支持特朗普的硅谷企业家和风险投资人Peter Thiel受到了来自同僚和乡亲们的巨大压力。但大选结束后,务实的硅谷人收拾心情,重新思考如何与新一届政府相处。2016年12月下旬,几十位硅谷大佬受特朗普之邀聚集于纽约,与他相谈未来科技业的发展。正如苹果公司CEO库克所说:在美国、或是欧盟、中国、南美等国,无论同意与否,我们都要参与其中。

然而,从他竞选时的只言片语和简短的“百日计划”、以及选拔的内阁团队成员的履历来看,拼凑一副完整的未来政策画面并非易事。再加上新任总统多变的风格,以及美国国会两党博弈之不确定性,只能且看且说。

特朗普今日上台:硅谷科技业和中国如何应对?

特朗普今日上台:硅谷科技业和中国如何应对?

特朗普今日上台:硅谷科技业和中国如何应对?

这对中国显然不是好事,但特朗普也未必能完成他的“美国梦”承诺,因为人工智能/机器人时代的工厂所需要的员工,并不一定是支持他的那些“锈带”高中生们所能胜任的,美国的结构性转型还得进行。

►“锈带”城市底特律一家废弃的工厂。来源:Wiki

中国的挑战和应对策略

拼凑这些言论碎片,常常会出现矛盾重重的画面。被全球化浪潮冲击了四十年后的世界,无论是经济格局,还是科技水准,都与当年不可同日而语。特朗普的“美国梦”靠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