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汽新能源借壳上市第一天暴跌37%,投资者未来该向何处突围?

微派P8.png

吉利领克03

虽然总销量上还压过上汽一头,但是令北汽新能源担忧的是上汽1-4月在北京地区的表现。根据北京市交强险上牌量数据,上汽荣威以1753辆成为了1-4月的上牌量冠军,拥有主场优势并获得地方政府支持的北汽新能源竟然落败了。

在2017年,在包含三种新能源车的综合销量排名上,北汽新能源仍然以102,696的销量力压比亚迪的87,748夺得冠军。只不过北汽的新能源车全部都是纯电动车,而比亚迪的销量大部分来自52,397辆的插电式混动车。之后的第三名上汽乘用车的销量只有40,473辆,与前两名有较大差距。

EC 3.png

领克03.png

在补贴新政实施后的6-8月,北汽新能源连续排名第三,稳稳地被比亚迪和上汽乘用车压制,和排名第四的吉利汽车的差距也并不明显。

结语:

2017年的北汽新能源的净利润只有3599.66万元,比2016年的1.08亿元大幅下降。但是不佳的业绩对应的却是宏伟的目标。北汽新能源的“擎天柱计划”要投资100亿元人民币在全国建立3000座换电站,投放换电车50万台。而公司的中期战略目标则是2020年进入世界百强。现实与理想此消彼长,能够支撑的只有快速上市得来的资金。

北汽新能源也认识到了自身的品牌低端化问题。独立品牌ARCFOX就是它向上突破的重要通道。但是成立于2016年的品牌运营2年有余却没有面向大众的量产车型落地。如今虽然与号称“车界富士康”的麦格纳合作,但是效果仍需检验。借助豪华品牌背书是汽车市场的常规手段。吉利汽车就通过与沃尔沃汽车共用CMA平台,用领克力压了长城汽车的魏派。但是麦格纳虽然代工过奔驰、宝马等豪车,品牌力却比不上沃尔沃。另外,传统汽车市场的品牌力如何向新能源汽车市场延伸也是个悬而未决的问题。特斯拉成功地攫取了电动车中高端的市场份额,而拥有悠久历史和强大品牌力的传统厂商却迟迟无法应对真正说明了这一点。

继续享受补贴的北汽EC3

而补贴政策的变化让转型变得更加迫在眉睫。

另一方面,在日益严苛的IPO规则面前,北汽新能源的自身实力也是不够硬气。IPO企业被要求最近三年连续盈利。而北汽新能源在2015年亏损1.84亿元,2016年才开始盈利。要满足连续盈利条件,就要在保证2016-2018年盈利的前提下把IPO时间推迟到2019年。另外,2017年下半年开始,新一届发审委采用了从严审核的方式试图解决IPO排队“堰塞湖”的问题。这使得2018年IPO过会的企业最后一年的净利润都达到了8000万元以上。这对于北汽新能源来说也是严峻的考验。